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部门概况|通知公告|工作动态|纪检要闻|廉政文化|政策法规|警钟长鸣|制度建设|信访举报|下载中心|学校首页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通报... 12-31
揭开违规办宴隐身衣 12-31
安徽6名干部被公开曝光 ! 09-29
安徽一中学原党支部书记被... 09-18
合肥:通报三起违反中央八... 09-17
更多>> 
请输入要搜索信息的内容!

 

 
警钟长鸣
揭开违规办宴隐身衣
2020-12-31 10:47   审核人:

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通报六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其中一起是华电蒙能金通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通公司)原党委书记、执行董事杨宝智借操办其子婚宴敛财等问题。

通报显示,2020年元旦前,杨宝智在为其子操办婚宴过程中,违规收受42名管理和服务对象礼金共计4.65万元;2020年3月,经杨宝智同意,该公司设立“小金库”涉及金额50万元,用于支付其违规吃喝等费用。此外,杨宝智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最终,杨宝智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撤职处分,违规收受的礼金予以退还。

1 “总以为不主动通知下属,收了礼就不算违规”
杨宝智受到处理,要从今年6月至8月间的6份信访举报件说起。
6月23日、7月22日和8月21日,华电集团公司纪检监察组分3次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鄂尔多斯市纪委监委转来的6份信访举报材料转交该公司纪检监察组北京监督中心办理。举报材料主要反映杨宝智私自低价销售煤炭未入公司账目、滥用职权、利益输送等问题。
7月底,北京监督中心对有关问题线索进行初步核实。在与金通公司员工谈话了解相关情况时,一名员工的一句话引起了核查人员的注意:“他儿子结婚的时候我们还送过礼。”
杨宝智给儿子操办婚宴时收受过员工的礼金?这其中是否收受了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是否明显超过正常礼尚往来?核查人员在找相关人员了解情况后,决定找杨宝智谈一谈。
谈话伊始,杨宝智知道纸包不住火,就如实说明了自己的违纪事实。“虽未通知公司下属参加,但实际前一天部分人员赶到大同随礼”“祈祷着入乡随俗能侥幸过关,没有主动向组织讲清楚”。
原来,2019年12月15日,杨宝智在山西大同雁北宾馆为儿子操办婚宴前,向单位提交了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申请报备表。当时,杨宝智虽未告知公司下属,但还是有很多下属知道后,或赶至婚礼现场、或代人转达,送去礼金。其中,金通公司副厂级以上7人,金额合计1.3万元;中层干部13人,金额合计1.6万元;一般员工21人,金额合计1.55万元。和金通公司有业务往来的鄂尔多斯市双盛达商贸有限公司一客户,送了礼金2000元。上述礼金,由金通公司综合部主任和调度指挥中心负责人通过微信或现金方式转交杨宝智的妻子。
“作为国有企业主要负责人,我抱着随大流心理,对下属送礼没有及时制止,也没有及时退钱”“总以为不主动通知下属,收了礼就不算违规”……缺乏敬畏,心怀侥幸,让杨宝智突破了纪律底线。
经查,杨宝智还存在牵头私设“小金库”,将低价销售煤炭所得50万元入账“小金库”,用于对外协调27.67万元、购买50箱白酒6万元等,造成企业经济损失98.88万元;收受所在单位职工现金6万元的问题。2020年11月,杨宝智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撤职处分,违规收受的礼金予以退还,违法收受的6万元现金主动上交集团公司账户,“小金库”剩余资金11.08万元已退交金通公司账户。

2 好面子、讲排场与借机敛财并存,化整为零、多次操办规避监管
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是中国的传统民俗。但一些党员干部热衷于大操大办、奢靡浪费,使婚丧喜庆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近年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行为的监督检查力度不断加大。今年1至11月,全国共查处违规操办婚丧喜庆问题2955起,批评教育帮助和处理3383人,其中党纪政务处分2512人。对比往年同期数据可以看出,纪检监察机关始终保持纠治“四风”的高压态势,党员干部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的行为明显有所收敛。但从各地通报的案例看,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规避组织监督的行为仍时有发生。
有的好面子、讲排场,热衷于大操大办。如北京顺鑫农业股份有限公司鹏程食品分公司安全生产部主任刘艳凯为其子操办婚礼,安排其在安全生产部的管理对象负责现场记账、引导等工作。分公司领导班子成员、中层干部、职工共计71人参加婚宴,刘艳凯收取上述人员中69人给予的礼金,共计人民币4.5万元。目前,刘艳凯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收受的礼金已退还。
有的未按规定报告或不如实报告操办情况。如海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食盐和特殊食品监督管理处处长史全力,未向组织报备,违规操办婚宴并收受6名管理服务对象礼金共计1.8万元。此外,史全力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今年10月,史全力受到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处分,其违纪违法所得被收缴。
有的借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敛财,违规收送礼品礼金。2018年1月,重庆市巫山县原环保局党组书记宋正堂向组织报告拟为其子操办婚宴,申报宴请范围为管理服务对象以外的亲友。2018年2月4日,宋正堂为其子操办婚宴,多名管理服务对象参加。宋正堂违规收受14名管理服务对象礼金3.35万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退还所收受礼金。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党员领导干部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玩起了“躲猫猫”,企图规避监管。化整为零、多次操办是较为常见的一种方式。如山西省太原工人北文化宫副主任郭新平在为其子操办婚事过程中,未按规定申报,先后分四次在不同酒店设宴50桌,并违规收受管理服务对象礼金。
记者注意到,有的党员干部担心暴露,自己不出面,安排或者默许由非党员干部的亲属、朋友等人代为操办、代收礼金。

3 借宴席联络人情、攀附关系,借人情往来掩盖送礼和敛财之实
在全面从严治党深入推进、持之以恒纠治“四风”的当下,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仍然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甚至通过阳奉阴违、化明为暗等方式掩人耳目,这背后的原因究竟何在?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认为,中国传统观念中的盲目攀比、讲排场、好面子等糟粕导致大操大办的社会风气仍有残留。
“孩子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就想热闹热闹”“都是人情往来,不好意思不收”“按照以往的习俗操办的”……相当一部分涉事人员谈起自己的违纪问题时,都归咎于“礼尚往来”“风俗人情”,认为人情社会,不能自己没面子,也不能驳了别人的面子。
“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了大操大办的‘家底子’,特别是受传统习俗影响,普遍认为宴席就应该搞得热热闹闹,即便没有‘家底子’,也要打肿脸充胖子,把宴席办大撑面子。”云南省普洱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认为,与此同时,受基层熟人社会的影响,大家觉得宴席上被邀请是看得起的表现,从而导致越请越多。
一些送礼的当事人诉苦说,“谁家没个红白喜事”“低头不见抬头见”“别人送了你不送,以后怕领导穿小鞋”,言语中表露出自己也是不愿意的,不过是随波逐流、盲目从众。
“违规操办的背后,折射出一些党员干部存在随大流思想,面对歪风邪气不敢斗争、不愿抵制。”宋伟分析。
记者调查发现,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问题在基层表现较为明显,涉及主体往往是具有一定权力的基层干部。在云南省普洱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看来,这些干部职权涉及群众利益的许多具体事宜,当这些干部家中办事,利益相关人就会“闻风而动”。
梳理各地通报,记者发现,绝大多数违规操办婚丧喜庆问题都伴随着违规收送礼品礼金行为,少部分人把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作为“感情投资”的机会,巧借宴席之机,联络人情、攀附关系,借人情往来掩盖送礼和敛财之实。
违规大操大办,既让婚丧喜庆成为滋生不正之风的温床,有损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的形象,还常常造成奢侈浪费,有违勤俭节约的美德。“很多菜品都没怎么动,就直接进了垃圾桶,最终‘盛宴’变成了‘剩宴’。”一名近日参加过宴席的群众谈道。

4 紧盯重要节点、“关键少数”加大监督检查力度,防止申报一套、操办一套
对于违规操办婚丧喜庆问题,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多管齐下,持续加大监督和惩处力度,坚决刹住面子与利益交织之下的违规办宴歪风。
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多涉及领导干部,宋伟建议,要紧盯“关键少数”,对其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申报、审批和公示情况加强监督检查,严防申报一套、操办一套。四川省什邡市纪委监委细化婚丧喜庆操办规模和程序,通过受理举报、现场督查、明察暗访、舆论监督等方式,加大对党员干部在婚丧喜庆事宜等方面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力度。

结合七、八、九月是办升学宴的高峰,“五一”“十一”是办婚宴的高峰等实际情况,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紧盯重要时间节点不放,有针对性地开展监督检查。安徽省合肥市纪委监委采取加强宣传教育、关注节点提醒、跟踪监督检查、及时通报曝光等方式,加强对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的监督。党的十九大以来,该市纪检监察机关查处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11起,处理11人。
为及时发现“披隐身衣”“穿马甲”等企图规避组织监督违规操办婚丧喜庆的问题,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创新方式方法,加强日常监督。湖北省竹山县官渡镇聚焦重点岗位、重点人员,分级分层为全镇11个村22名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和村文书建立廉政档案,要求党员干部对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报告等作出自我评价,群众对村干部的日常表现评价打分,镇纪委结合日常监督、信访举报等方面情况,实现精准监督。
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还畅通举报渠道,发动群众监督,形成对违规办宴共同监督的氛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且末县纪委监委鼓励群众对党员干部大操大办婚丧喜庆、违规公款吃喝等行为进行“随手拍”,通过24小时举报热线、举报网站进行反映,让隐蔽“四风”问题无处藏身。

5 刹住大操大办陋习,须纠树并举,推进移风易俗
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有其现实的土壤。刹住这一歪风陋习,还须纠树并举,推进移风易俗。
针对大操大办的攀比风气等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福建省纪委监委选取10个工作联系点,以点带面开展移风易俗专项整治行动。与此同时,出台《关于推动全面开展移风易俗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全省各地结合实际,找准本地区较为盛行、群众反映强烈的歪风陋习,开展“一县一专项”整治行动,推动移风易俗实现全覆盖。
风成于上,俗化于下。领导干部的生活作风和生活情趣,对社会风气的形成、对大众生活情趣的培养,具有上行下效的示范功能。近年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督促党员领导干部发挥“关键少数”作用,争做移风易俗的引领者。
江苏省太仓市纪委监委鼓励群众参与制定移风易俗公约,要求道德模范、党员、村(居)民组长带头签订移风易俗承诺书。
各地在推动移风易俗过程中,注重突出群众主体地位,引导村民自我教育、自我约束和自我管理。今年,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被列为该省婚俗改革试点区后,充分发挥各村(居)红白理事会的作用,大力宣传推广新婚礼“三送”,家长送家风家训,村(居)党组织书记送村规民约,好友送书籍,抵制大操大办、奢侈浪费、“天价彩礼”等不良风俗。
刹住大操大办歪风陋习,抓好家风非常重要。云南省文山州纪委监委在开展廉洁家风创建活动中,把不得操办乔迁宴、升学宴等纳入廉洁家庭评比内容,把规范婚丧喜庆事项写入村规民约中,通过一级带着一级干、党员做给群众看,不断推动廉洁家风建设向基层延伸。在发动群众参与过程中,文山州纪委监委既通报违规操办宴席典型事例,又讲好廉洁家风“好故事”、传播廉洁家风“好声音”,让百姓看得懂、听得进、记得住。富宁县根据本土民风民俗,精心组织编写《移风易俗人人夸》等以颂扬廉洁家风、文明乡风为主题的廉洁歌曲,组建村组文艺队,将廉洁文化植入日常生活,滋养家风德行。

关闭窗口
 
 
 

监察审计室  版权所有